哈佛「公平」的公开课听课随感(1)

最近有空,又接着看了《哈佛大学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我认为这个公开课非常好,它的介绍上是这样说的“旨在引导观众一起评判性思考关于公正、平等、民主与公民权利的一些基本问题。每周,超过1000位学生来听哈佛教授兼作家迈克尔桑德尔的课,以拓展他们对于政治与道德哲学的认知理解,探究固有观念是与非。”
与过去我在中学、大学所接收的填鸭式的教学完全不同,教授是跟学生一起进行探讨,他并非直接告诉学生,X是对的,Y是错误的,而且跟同学一起探讨,互相辩论,更重要是思辨的过程。
如果我们国家的教育,能以这样的形式,就能够开启民智,开启国家复兴的道路。

我在看完了第一第二课之后,对其中讨论的“功利主义”和“自由主义”有一些额外的想法,我想记录下来:

我认为功利主义的困境在于,大家的幸福感是不同的,是难以简单相加的;同时我认为人是会变的,某人今天吃包子很幸福,但让他吃十天包子他就不觉得幸福了。现在对于某个问题的决策,能否在将来也让人继续感觉幸福,是难以精确计算出来的。其次人往往会放大自己的感受,而对于他人的感受,则常常会忽略。这就使得在实际的社会实践操作中,仅仅遵循功利主义处理问题会非常困难。由于不可能事事都所有人来一起计算,所以一旦让某小部分有权力来进行影响大多数人的决策时,那么这部分人就往往容易倾向于根据有利于他们的判断标准来进行决策,这显然就有失公平了。我们不能假定这部分进行决策制定规则的人一定是无私的,也不能假定他们是全知的。毫无疑问的是这两点通常都不可能。
同时,部分人——比如说A——也可以为了利己的目的,欺骗另一些人——比如叫B,鼓吹A的价值更大,让认为B为A贡献、让渡资源可以得到更大的幸福等等。这在各种专制国家非常常见,在这些国家的民众的眼中,比如如果出现灾难的灾难,用100个贫民的性命来保住1个领导的性命是值得的。
所以功利主义是难以保证公平的。

而后课堂上说讲授的关于自由主义的原则,我认为它过于理想化。通过教授的讲课,我了解到自由主义的大前提之一是「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主人」。然而我认为,从自然角度来看,人并非完全是自己的主人。人的生命是父母授予的,人出生时是没有行事能力的,又由父母养育,而其又依赖于社会存活,所以我认为人并不可能完全是其自身的主人。同时,人不能脱离社会存活,同时人也不断寻求能获得他人的认可,为此,人不得不在很多事情上妥协,也丧失了自由性。
当然我个人是非常期望随着社会进步是越来越自由的,因为只有自由才能创新,才能推动社会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