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许多中国男人来说,没房子就别想谈恋爱!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00667/187631

《纽约时报》记者文章,介绍中国年轻人婚恋中重要的问题—房子。

“朋友们都说我长得挺帅的,”最近的一天晚上在接收时一边用充满自信的英语说,一边手里玩着护身符般的汽车钥匙。

然而,按照中国单身女性严格的标准,王先生似乎缺少被称为不动产的有利条件。考虑到在北京尘土飞扬远郊一套小小的两居室房子也要卖到15万美元,王先生每月900美元的工资意味着他可能永远只能是租房大军中的一员。

他说,由于这个缺陷,他去年向一家高端婚介机构提交的申请遭到拒绝。最近几个月来,在了解到他没有能力买房后,先后有6位姑娘拒绝第二次见面。

“有时我想可能永远找不到媳妇了,”跟父母住在一起的王先生说。他的父母是退休的工厂工人,一直在跟他唠叨找女朋友的事情。“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中国房地产市场无法抑制的繁荣带来大量不良的影响。2007年以来,全国平均房价上升140%,而在北京,过去8年来则上涨了8倍。工薪阶层购房者已经被赶出了市场,而在全国范围内,投机性投资购买的6500万套房处于闲置状态。

房地产市场的狂热始于以天价出售土地的地方政府,然后,热情高涨的开发商制造出大量泡沫,这些开发商强迫居民从旧街区搬出,偶尔还造成被拆人的自焚事件。但是被广泛忽略的是这种做法对年轻专业人士,尤其是男性人士造成的伤害。随着越来越多地女子将房子恋爱的前提,男性专业人士越来越感到被爱抛弃,绝望之极。

虽然衡量非自愿性独身群体的具体方法并不多,但最近一次调查中,超过70%的单身女性坚持只会与拥有房产的男士结为人生旅伴。

在寻求配偶的诸多条件中,50%的女性认为,经济条件成为首先条件,而良好的道德和性格落在最重要的三个条件之后。(中国婚姻与家庭研究会和中国全国妇联调查了32000人,之后联合发表的报告显示,54%的单身男性将美貌作为首要条件,这一点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婚姻竞争是残酷的,统计数据表明,女性具有决定作用。该报告说,鉴于中国文化传统上喜欢男孩以及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性别上的失衡,到2020年中国可能有2400万男性成为永久的光棍。

在中国最受欢迎婚介网站之一“百合”工作的婚介咨询张艳红说,许多心灰意冷的男士只有退出结婚竞争市场。

她说:“把寻偶条件锁定房产扭曲了大众对爱情与婚姻的认识。”“女性寻找对象时将经济条件放在其它所有条件之前,这种现象对配偶关系和社会都没有好处。”

鉴于中国人拥有房子所有权的时间并不长,国民沉迷于房地产的现象尤其值得注意。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才允许出售居民房产,即便到那个时候,房子的买卖还是在一种仅有70年产权的体制进行的。今天,中国40岁以下大约有三分之二拥有自己的房子,这个数字稍微高于同龄的美国人。

由于其它方面的投资项目很少(因利率低,通膨高,存在中国银行的钱肯定缩水),许多家庭将自己的积蓄投在房产上,促成一些经济学家所谓的泡沫。

中国最受读者欢迎的博客作家韩寒,经常严厉抨击政府这方面的政策,韩寒和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这些政策造成了物价飞涨。

在韩寒采访中说,这种一根筋地追求房产,或者赚钱支付房贷及家庭借款引起的后果,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时间从事其它任何事情。“我们打造了一代年轻人,他们唯一的雄心就是有一份财产属于他们名下。”

与许多忧心忡忡地单身汉一样,北京29岁的体育作家杨旭宁(音译)说,压力大多来自那些被周围财富弄得无可适从的父母。

他回忆去年冬天与女朋友父母见面的情景。他们问工资,问打算如何安家。“我试着给她母亲解释,说在我们这个年龄段上买房子不现实,但她就是不听,”他说。

二人坚持己见,不肯退让,几个月后,在他们相识2周年的时候,杨先生的女朋友决定分手了。

“许多女孩在父母的鼓动下,把结婚视为无需辛苦努力就能马上改变地位的途径。”

许多女士对提出的这种优先条件并无歉意,她们引述古老的传统,认为男性就应该为新娘提供一个家,哪怕这个家是从婆婆那里得来的。

还有其他担忧,包括在租用的场所开始新家生活不稳定,以及与父母无休止的讨价还价等等。

社会地位也是考虑的一个因素,但同时也存在这样的恐惧,即如果现在不买房,价格上涨将他们永远买不起房子。

27岁的会计高雅楠(音译)喜欢雷朋(Ray-Bans)牌眼镜和Zara牌连衣裤,她说结婚条件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告诉女孩有没有房子是男孩起码的责任,”她说。“这样等于给了女孩一种恋不恋爱的一种选择。”

面对如此徘徊的女性,即使那些有房子的男人也开始动起脑筋,避免碰上那些贪婪无厌极其拜金的女人。

30岁的刘彬彬(音译)是北京一家出版社的编辑,他虽然有车,首次约会却经常乘公共车去。“如果她们问我是否与父母住在一起的问题,我就知道他们在追求什么,”他说。

刘先生说经历了20次失败的相亲后,去年终于遇到了自己的意中人。他说她是唯一经过他三个月试验的女人。

“她一直以为我没有房子,但还是想和我在一起,”他说,“这样的女孩真是太少见了。”

【本文由ringohan独家授权给译言网使用,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商业或非商业使用请联系译言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