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不适合写代码?”这话错在哪里了

我在知乎上经常能看到一些类似的问题,“我是女孩,今年 XX 岁/在读,非计算机,转行做前端/Java程序员好不好”一类的问题。作为互联网从业人员,我们一般会鼓励题主,也会提示未来的一些困难。同时也会有一些非本行业的人士,尤其是当事人的长辈,会直接劝说,女孩子不适合写代码。每当看到这句话,程序员们便会用各种实事来反驳。然而我静下心来想了一下,似乎情况并不这么简单。

众所周知,国内乃至全球,码农中的女性比例都是非常低的,很多人会认为这是源于“男权社会”长期的压迫,所形成的“刻板印象”而导致的。然而,我们又会提到以下一些实事: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员是女性 Ada,WiFi 之母 海蒂·拉玛。所以照道理女性在做程序员这个事情上并不弱于男性。

当然,本文我不想谈什么女权主义,也不会谈生育这个问题对女性在程序员这个行业中的影响——当然生育毫无疑问会有很大影响。而我真正希望的是透过本文的分析,告诉大家(不仅限于女性)应该如何面对做“程序员”这个事情。

其实当我认为很多人在说“女性不适合写代码”,更多的是传递类似于“个子矮的不适合打篮球”一样的信息。这些人说这句话的语气中往往伴随着“长辈般的慈爱”,又让很多叛逆的年轻人会非常的不爽。但是“个子矮的不适合打篮球”是在歧视矮子吗?并不是,因为打篮球是一个很强竞争性的活动,在竞争中,个子矮确实不占优势。

这里我要提到一个人的“自由意志”,如果你有足够的热情和意志,你可以办到很多事情。有志者事竟成,所以中国历史上我们有花木兰,有李清照等等,他们在一些领域里面做的不比男性差,甚至比绝大多数男性要好。毫无疑问,做到这种程度,是需要花很大代价的(无论男女)。

对于任何一件事情,要做好都需要付出很多时间、汗水,需要强大的意志做支撑。

但我同时有个观点:很多事情对于小众来说可以谈“情怀”,但扩展到大众来说,则一定是要讲利益的。大众的行为一定是大多数的趋利避害和小部分的自由选择。并且,一定考虑到个体之间的博弈和竞争。

所以当一个女生来询问“女性适不适合做程序员”的时候,多数情况下,她们并不发自内心的热爱这一行,其实是在寻找一种对自己利益最大化、风险最低的综合最优路径——毫无疑问,多数男性也是一样的。当然我认为这并不是坏事,整个人类社会系统就是这样在很多个体之间的相互博弈中,找出对整个系统较为有效的路线。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无论男女,其实对写代码这个事情,都不会有特别的热情的,只是作为一种谋生手段。那既然只是一种谋生手段,那么为什么不能选择最优的那条,比如能不能挑个收入不高但是轻松的?
要知道很少有人会坚持某个方向和路线几十年。我在初中时就决定了我要做程序员,高考填志愿直接选择计算机相关专业。学习编程十载,而现今从业十载,环顾周围,当年老同学现在还在写代码的已经寥寥;当时的班上女生不足三分之一,如今还在写代码的一个都没有了。

所以很多社会现象看上去违反道理,然而可能是博弈出来的对整个社会运作效率来说的较优结果。我们在谈论这些社会现象的时候,不能把小众的情况套用在大众身上。

一旦在给定规则下进行博弈,其实很多场合其实并没有设置性别门槛,然而经过残酷的竞争和博弈,可能最后由于某种性别有特殊优势,逐渐由让这种性别占了多数,其实并没有所谓“性别歧视”。我有以下的总结:

1. 工作的体力要求高于女性平均水平的,超出越多,女性越少。—— 各种奋斗在基层的工人,女性由于不占体力优势,所以在竞争中毫无优势。这个已经是共识,就不展开谈了。
2. 岗位的平均体能要求虽不高,但具有特定突发体能要求的且无法分工的,或有极大风险的,男性占优势。—— 比如保安,虽然平时保安的体能要求不高,但保安要求应对突发情况;长途司机,开车不难,但车一旦有故障需要修理的时候,维修工作对于女性来说强度较高。而像医护领域,则很好的特化了对体力要求不高的护士,该岗位上女性占绝对多数。
3. 任何可以通过提高工作强度,延长工作时间,增加产出而使回报线性增长的岗位,男性占优势,除非产出的极限。这里再次是因为体能的优势导致的。反过来说,如
举个典型的例子:同样是干烧菜的活,饭店厨师的男性比例远高于从事家政服务的钟点工。因为钟点工每天基本上最多两到三顿饭,无法通过增加产出来提高回报。而饭店厨师则要面临产出的考核,在竞争的条件下,饭店厨师在提高工作强度上明显需要极大的体能支持。

有些工作对于工作时间并没有任何要求,或者说,回报和工作时间长短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对于另外一些因素有着直接关系,比如艺术行业,那么这个行业当中,女性一定也能发挥很好的优势。而另外一些情况,如画匠,即,简单重复劳动无需创新的,则反而是男性居多

我这里要特别提一下第三点,有很多岗位,是看上去并不特别强调体力的,但是在竞争博弈中,如果大家都选择延长工作时间的话——一种囚徒困境——那么最终女性就不占优势了。
我们常常听到一句话:比你聪明的,比你有钱的,比你漂亮的,还比你努力。其实就是指,在竞争下,给定竞争选手差不多的条件,如果通过延长工作时间就能获得更多回报的话,那么就一定会有人努力投入更多时间来获得回报,直到体能上限。

编程,就是这种东西,它乍看上去只是个脑力劳动,没有多少体能要求,所以理应男女都合适做。但实际上业内人士都应该知道,就目前中国的软件行业发展水平来说,基本上就是一个苦活累活。无论中国的软件业还是互联网,基本上都是业务导向的,比如软件外包,比如做个手机商城等等。业务导向的为了应对不同业务需求,则有着非常非常多的细节,这些都是苦活累活。绝大多数程序员只是高级 CRUD 工程师,流水线上的工人、码农而已。
加上竞争的白热化,每个公司都强调速度,加上中国的对劳动者保障的不完善,无怪乎中国互联网公司都喜欢搞 996。
同时过去中国的软件业、互联网业很多事情都是远远落后于欧美的,这时候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需要多花时间进行研究,只要花力气把别人的东西“抄”一遍,做个拿来主义即可。很多大厂(不点名了),内部的系统最初往往都是先“借鉴”国外先进开源软件的思想。所以这时候,更多就是花力气把代码重新写一遍而已。

这里我本来可以举一点程序员猝死的新闻——我觉得大家只要去搜索一下就行了。

甚至对于程序员的晋升来说,大量的课后自我学习是不可避免的。有相当多的岗位所使用的基本工具、框架,在10年内都会更新换代。随着市场行情的变化,热门的技术变冷,需求减少之后,很多普通从业者也会一次次被逼转型。

所以在竞争的状态下,最终程序员演变成了一个拼体力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女性自然不占任何优势。

推演的结果便成了:
1. 任何进阶的岗位需要以上三类岗位做基础来积累经验的,女性不占优势,如做土木工程的管理人员。
2. 当博弈的结果最后依然是以工作时长来决定回报的时候,女性的就越来越不占优势。
3. 当这个岗位、行业具有马太效应的时候,比如头部的一些人拿到绝大多数回报,那么竞争的效果会更加强烈。
4. 不同岗位之间存在动态的平衡协调。事实上程序员行业内对性别是相对公平的,为了讨好女性时有降低标准的事情发生。

当知道了这些之后,是不是我们就真的可以得出结论说:“女性不适合做程序员”了吗?我认为并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让大家反思自己,无论男女,都不会希望最终落到拼体力的状态中,所以我们都需要正确认识自己的短板,找到自己的强项,避免陷入这种困境中。不要始终做重复劳动,而要寻找差异化、独特的具有竞争力的东西。

当然,资本家邪恶的 996 也是要抵制,不能让资本家制造这种竞争的场,让他们压榨程序员。这种事情我认为估计政府的责任更多一些,然而毕竟我们是初级阶段嘛。

那么作为女性,可以利用的优势也非常多,比如女性有着通常比男性更好的亲和力(比如我们能发现大商场里面的售货员基本上都是女性为主),所以可以在沟通上构筑自己的特殊竞争力,程序媛可以把工作侧重点放在协调性工作,更好推进项目进展,维持团队气氛和谐。
女性有着比通常男性更有优势的细致心,那么这些程序媛可以从事产品质量控制,所以其实可以看到如今测试岗位上的女性确实是比较多的。要知道质量控制对于很多产品是至关重要的,同时质量控制并不仅仅是测试,也并非无脑的工作,基础的测试岗位做熟了之后往往也要对整体的流程进行把控,上升空间也非常大。
对视觉、美更有追求的女性,可以从事偏艺术的岗位,如设计师、前端工程师。
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个可以结合自身优势的领域,这个领域的评价体系竞争最终只靠拼体力和时间长短。

竞争和博弈似乎永远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所以很多事情并非能不能做,而在于你的内心,是不是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强大的信念,足够的韧性坚持下去。这才是能成就自己事业的核心。

《“女性不适合写代码?”这话错在哪里了》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