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阿里巴巴一年有感(下)——毕业一周年祭

距离发表中篇已经过去一年了 。可能很多朋友猜不到当时发表中篇的时候,我就已经离职了。然而因为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下篇拖了一年还没有写完。

其实去年在阿里巴巴达摩院成立的时候,我就已经写过一篇当时匿名的回答来阐述过阿里巴巴的一些大公司通病(其实我觉得也不一定算病),已经写了一些我为什么离开阿里的理由。

至于到底至于为什么要离开,简单的说就是不“match”。你的行为方式和团队的,你擅长的东西和你的岗位要求,你追求的和公司能给的,等等。就好像谈恋爱的两个人,不契合就是不契合。

闭塞的“大学校园”

在阿里,同事之间都以同学相称,园区也自称大学,颇有种象牙塔的感觉。 进了阿里之后,似乎就像大学校园一样与世隔绝。

因为每个人都被安排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跟固定的一些关联方合作,基本上并不需要多与外界接触。

虽然看起来网络确实还通着,你还能与外界沟通很多工作相关的东西,但是因为工作上关注点过于集中,工作压力大,非常容易忽略其他的事情。体制内的技术体系非常的完整和完善,一旦熟悉了也不需要去多学习其他的新东西。再加上绩效考核等等东西,个人能力的发展非常容易被体制固定化。长期以往容易与时代脱节。

这就是所谓的“体制化”。

不过这点上阿里巴巴还算优秀,因为整个公司危机意识强,技术人员也乐于通过一些技术的模仿和微创新来完成自己的 KPI,所以基础设施的更新还是比较快的,国内是强于百度和腾讯的。所以在阿里做技术,暂时还不太容易出现做了好多年出来发现技术领域完全变天了的情况——当然也不轻松。

如果前面说的闭塞是对于外包而言的话,其实内部的沟通也同样非常受限。

森严的等级

在我待了半年之后,听说同一大团队下的另外一个专家要转岗去其他部门,他已经在阿里巴巴待了8年了。我私下跟他聊了一下,问他为什么要转岗,他说对未来感到迷茫,遇到了天花板,不知道干嘛,想准备尝试做产品经理。我对他说他在阿里待了这么久,怎么也认识一些大佬,为什么不能找大佬聊聊为什么工作遇到瓶颈,让大佬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机会。然而他告诉我,除了一直跟着的老板,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熟的大佬了,即便是曾经的同僚,一旦高升之后便也没有了往来。 我顿悟。

我非常理解这种情况。大公司的体制决定了,上级对下属有非常大的权力,可以调配非常多的资源。下属将来能不能晋升,都要靠上级。权力是多疑的,上司会非常清楚凑上来的下属都觊觎着自己手上的资源,都希望往上爬。这就是体制。如果这都能轻松越级沟通的话,估计离高升也不远了。 同时太跳了也容易卷入各种政治斗争中。

虽然我觉得找大佬不见得就一定是要资源,我更多的是希望能向大佬们学习,了解他们的工作方式,打开自己眼界,从他们的角度审视自己,并且给自己规划更长远的路线。然而上司们不会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帮助到每个下级。因为他还要想着如何围着他的上级去转。

所以最终基本上就是什么层级的人跟什么层级的玩。当然,因为眼界、责任各方面并不对等,所以这也是非常合理的。

甚至,我有个大学同学也在阿里,到杭州来的时候只有入职那阵子约到过一次,其后每次约都是有事在外出差。我不清楚为何。

然而,对于创业来说情况则完全不同。当我还在上海的时候,我经常可以参加一些创业朋友之间的聚会,会大家可以互通有无,开阔眼界,思辨一些问题,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事情。

创业的时候能接触的人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甚至我能接触到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因为我的特殊专长也会敬我三分。试想一个在阿里巴巴任职的普通员工,即便他在全国也算顶尖的专家,只要级别上不去,能有什么机会得到马云或者低一些逍遥子等大佬的垂青,能在饭局上跟他们谈笑风生? 其实越级都相当困难。而我可以尝试整合一切可用资源,而不局限于体制内被分配的那些。

在体制内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创业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就是创业的魅力。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非常感恩在阿里巴巴的这一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